Dr.Dark Draw的教会传教讲座
评分: +3+x

Dr.Dark Draw睡眼朦胧的从自己的办公桌上挣扎起来,端起右手边的咖啡杯啜饮了一口昨天晚上早已凉透的美式咖啡,发了一会呆后突然想起今天好像是什么特别的日子,连忙翻看日历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今天是传教日!她老是健忘,至少睡醒后是这样的,Dr.Dark Draw草草的洗了一把脸便换上十分宽大的会袍朝着SMD-B-01的大门方向走去,看起来略带疲倦的Dr.Dark Draw在穿过走廊的时候碰到了Tachanka先生,略带温和的说到:“早上好,亲爱的Tachanka先生。”Tachanka半开玩笑的对着Dr.Dark Draw说到:“暗暗博士,今天是不是又要去殉教啊。”Dr.Dark Draw依然很温和的笑着,隐藏在右袖中的匕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抵到了Tachanka的脖子上,Dr.Dark Draw平和的对着Tachanka说了一句很难理解的话:“Nunca somos Mártir.”时间似乎停顿了一会,等到Tachanka反应过来的时候Dr.Dark Draw已经来到了一个外观庄严华丽的大教堂面前,殊不知Tachanka已经掏出了一把手枪…Dr.Dark Draw轻轻的叩响了大门,进入教堂后看着满席的信徒和站在前方的两个主教满怀尊敬的看着自己,Dr.Dark Draw迈着轻快的步伐登上了传教台,给下面的人们一个温和的笑容便开始了传教…

我们现在正式进入主题吧,各位,很抱歉让大家等我这么久,今天我给大家讲一下关于自身的能力,对,就是“三维扭曲性”,大家都知道,自己的能力跟别人的肯定有差异和不同,那么这种差异和不同从何而来呢?有些人是天赋异禀,有些人是先天就带有,有些人因为某些异常事件获得了“三维扭曲性”成为了在席的信徒的之一,下面我先给新晋的信徒们讲一讲关于“三维扭曲性”的分类,大家都知道,“空间篡改者”分为最基础的“信徒”和“主教”两类,在你们众多信徒当中,很多人都知道自己那异于常人的能力,可是却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干些什么,信徒可以令极小范围的空间短暂性崩塌,或是将自己传送自己想去的地方,也可以重组大部分物品的结构,变成任意你想要的物品,比如这只银烛台,我想让它变成一根金烛台,它未尝不可以变成金烛台,只要我们将自己的思维放空,形成一个“我想要这个银烛台变成金烛台”的念头,略微花点时间,你会惊奇的发现它真的变成金烛台了,很棒吧?资历稍微老一点的信徒就可以将周围空间变的粘稠起来,来吧,举个例子,嘿,克里斯汀主教!用我给你的那把手枪朝我射击,随便你往哪打,什么,你说你不敢?别担心,我是不会死的,好,大家注意看,这颗子弹在我面前的5米处在空中停滞了下来,我周围直径5米的空间似乎变的粘稠起来,事实上,如果我想,这颗子弹可能根本就打不出来,这就是三维扭曲性的神奇之处,哦,你们问主教能干什么?他们和你们没什么不同,只是对三维扭曲性的掌握性和契合度更高,更加精炼,这导致他们能看到一些未来发生的片段,我举个例子,如果我拿这个烛台向教堂玻璃彩色花窗那里砸去,我究竟砸的砸不到呢?当我闭上眼睛的时候,在脑海里形成一个“我渴望窥见我所做之事的未来”的念头,我的脑海里就会浮现出我做了这件事之后的结果,或者说是未来,挺神奇的对吧,事实上就是如此,我有点渴了,让我们中场休息一会接着讲吧…

好了,我已经休息好了,大家也应该早就迫不及待地继续听我的讲座了吧,让我们继续,主教除了能窥见未来的片段之外,他们甚至可以篡改未来,不过这种篡改是小幅度的,未来丝毫没有影响,只是多了一些细节或者过程,再举个例子,假如说我的银烛台最后能打碎教堂玻璃,但是我可以给它加上一些东西,比如说在墙上反弹后击碎了玻璃,听起来挺好玩是不是,主教除了这两点异于常人的能力他们通常比平常的信徒凝聚意念和感知力要强上数倍,所以请尊重你身边的每一位主教,什么,你们说那我属于哪个范围的?我…不太清楚,你们都称我为大主教,我也不知道自己比主教那点强,目前我只发现了我能令大范围空间停滞,别那么惊讶,世界上应该不止一个大主教了,哈哈,谁知道呢,今天的传教就到这里吧,大家可以回家吃东西了,下一周或许是下个月我们不见不散.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